构筑智能智造生态平台
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人工智能进化史 从麦卡锡到“索菲亚”

时间:2017-12-04 14:29 来源:极客网 次阅读

特斯拉及SpaceX首席执行官艾伦·马斯克在谈论人工智能即将崛起时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对人工智能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如果我不得不猜测我们最大的生存威胁是什么,那很可能就是人工智能。所以,我们需要非常谨慎。我越来越倾向于认为应该有一些监管监督,也许是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上的监管,这只是为了确保我们不会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


自从科幻小说将其吹捧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创新之后,人工智能就进入了公共领域。不过,它的历史要低调得多。


一、小开端:从无到有的人工智能

1950年时,围绕人工智能(AI)的讨论就被认为是人类智能和机器之间“缺失的一环”。直到1946年第一台电子计算机诞生,1949年计算机才拥有存储能力的十年之后,才有了这种讨论和辩论。计算机科学家当时对这个想法非常感兴趣,而同样水平的前瞻性思维也一直在激励着几代人。


诺伯特·维纳是一位数学家和哲学家,他提出了人工智能的想法,并成为第一批提出理论的人之一,认为所有的智能行为都是反馈机制的结果。举个例子,如果我教你一些东西,我对你学习的反馈会让你变得聪明。


这适用于几乎所有人类活动,无论是针线工作还是制造手机。据说诺伯特是计算机科学家艾伦·纽维尔、赫伯特·西蒙和克利夫·肖的灵感来源之一,他们设计了首个名为“逻辑理论家”(1955-56)的人工智能程序。


然而,第一个提出“人工智能”一词的人是约翰·麦卡锡,他也被吹捧为人工智能之父。1956年,他组织了一个名为“关于人工智能的达特茅斯夏季研究项目”的会议,并让有才华的程序员和设计师参与到这项研究中来。


人工智能进化史.jpg
人工智能


在人工智能的圣地达特茅斯的项目取得成功之后,其他一些大学也开始关注这一问题,麻省理工学院、基尔大学、密歇根大学以及其他一些大学加快了相关的研究进程。由于人人都想破解“人工智能”的密码,其他常春藤盟校也开始成立研究中心。


理由很简单。人工智能将有助于创建能够更有效地解决问题的系统,以及可以自行学习的系统的构建。因此,计算机科学家们开始设计一款软件,将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连贯的机器,这预示着下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的突破。


在20世纪50年代,艾伦·图灵在机器理论化方面也起了重要作用,他在1950年出版的重要论文《机器与智力》中,认为机器能像人类一样“思考”和下棋。人工智能的概念正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现象。


接着,在20世纪90年代,围绕人工智能的话题又出现了。这项技术最终达到了该领域的要求,人们开始开发机器学习和算法,这些算法可以在非常基础的水平上进行自学。人工智能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因为研究人员、科学家和大型科技巨头开始突破其界限。


真正的人工智能抓住了世界的想象力,甚至进入了流行文化,就连主流电影也开始加入这一元素。接管地球的机器人开始成为一场巨大的文化运动。


1995年,发明家理查德·华莱士(Richard?Wallace)开发了聊天机器人A.L.I.C.E(人工语言互联网计算机实体),在其中加入了自然语言,并抽取了数千个数据点,最终创造出类似人工智能的机器。这是一个设计精美的模型,AILICE表现出了简单的初期生命的特征。


两年后,计算机“深蓝”使用人工智能在比赛中击败了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这是人工智能和研究领域的一个分水岭时刻。随着开发人员创造出更好的模型和更多功能的机器,人工智能领域也会有更多进步。


有人记得菲尔比吗?这是一款非常棒的玩具,它在美国掀起了一场风暴,它内设人工智能,可在其帮助下识别问题并做出相应回答。这发生在1998年,在这一点上,人工智能得到了更多关注。


2000年,本田制造了“阿西莫”机器人,它可以表现出与人类类似的某些功能,并拥有基本的智能水平。这是一种几乎与人类相似的实体,它是最早出现或模仿人类互动的技术之一。


就在第二年,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推出了一部名为《人工智能》的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编程制造的男孩体验人间情感的故事。这是人工智能进入流行文化的首批例子之一,世界各地的观众突然意识到,科技正进入他们的家庭。


在科技泡沫破裂、市场在千禧年到来之际陷入疯狂之后,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在2004年发起了一项全球性挑战,创造出一种可以在沙漠中行驶150英里的自动机器人。这为人工智能游戏打了另一只强心剂,越来越多的人们对开发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感兴趣。然而,这项技术很费时费力,需要很多硬件,却又收效甚微。尽管如此,仍有一些人对人工智能的未来及其潜力持乐观态度。


“人工智能将在2029年左右达到人类的智力水平。再进一步说,比如2045年,我们将把人类文明创造出的人类生物机器的智能翻倍,也许是十亿倍。”——雷·科兹威尔(作家兼创始人,奇点大学)


然而,像史蒂芬·霍金这样的天才却公开反对人工智能,反对它进入现实世界。他曾说过,“完全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意味着人类的终结。它会脱离控制,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重新设计自己。人类受到缓慢的生物进化的限制,无法与之竞争,并将被人工智能取代。”


二、今天的人工智能世界

如今,每一家科技公司都决心尽快将人工智能引入主流。谷歌的拉里·佩奇对这项技术持乐观态度,并希望将其商业化。他之前曾说过,“人工智能将是谷歌的最终版本。最终版本的搜索引擎可以理解网络上的一切。它会确切地知道你想要什么,它会给你正确的选择。我们离这一天还很远。然而,我们可以逐渐朝这一方向努力,这基本上就是我们正在做的工作。”


像艾伦·马斯克这样的人则对人工智能背后的危险更加警惕,他们无法想象一个自动机器人如何能够毫无问题地处理所有的工作量。


马斯克说:“人工智能(我不是指狭义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非常快。除非你直接接触过像DeepMind这样的公司,否则你不知道它的发展速度有多快,它以接近于指数的速度增长。少则五年多则十年,存在着发生极其危险事情的风险。”


目前,人工智能刚刚进入发展的早期阶段,小公司和部门都在生产让消费者受益的规模化产品。Facebook、谷歌、苹果等公司已经开始在某种程度上使用人工智能,以确保用户在使用他们的设备时获得更好的体验。


就连政府也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权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评估利弊后,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了人工智能。他说:“我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看到了专门的人工智能,从医药到交通,再到电力的分配,它承诺创造一个更高效、更高效的经济……但它也有一些缺点,我们必须在不裁员的情况下找到解决办法。它可能会加剧不平等。也可能会压低工资。”


人类的工作动力可能会永远改变,我们需要承担巨大的责任,想好如何培训数以百万计被人工智能抢走工作的人,因为他们的工作只需人工智能便可以更高效地完成。


威普罗首席技术官KR·桑格认为,企业正迅速投资于人工智能领域,这样他们就不会在下一次大浪潮冲击世界的时候被甩在后面。他说:“所以,就像对待所有新颖奇怪的事物一样,普遍的看法是,被甩在后面的风险远比保守观望的好处要大得多,但同样也要可怕得多。”


三、拥有情绪的人工智能——这会是未来吗?

就人工智能的质量和社会接受度而言,仅在2017年就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从沙特阿拉伯提供机器人“公民身份”,越来越多的人和权力机构正在允许人工智能融入日常生活。但这条路通向何方?


即便预测来预测去,依然没有人真正知道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程度,我们仍然没有一个全面的人工智能技术公司。许多人将试图阻止革命的发生,也会有一些人将从其机遇中获利。


大多数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称,尽管诸如谷歌的汽车(Waymo)和特斯拉的汽车(Roadsters)等某些公共硬件在软件中嵌入了自然的人工智能,以进一步推广这项技术,但真正的人工智能(一个像人类一样聪明的机器人)可能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尽管可能有人反对这种技术,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悲观和厄运”的概念。比尔·盖茨曾说过,“艾伦所担心的所谓的控制问题,不是人们应该感到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恐慌。”尽管最近遭遇了挫折,马克·扎克伯格同意这一想法,并希望在未来的人工智能领域投入巨资。


由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伊茨科夫创建的2045研究所正与研究人员和企业合作,共同创造下一场人工智能革命。德米特里说:“我100%坚信,这场革命终将到来。否则,我就不会开始了。2045项目希望到2020年能有一个可以让人类通过大脑控制机器人的“化身”。”

听起来好到令人难以置信?谁知道呢,未来可能就在眼前。


 分享:
(1)


资讯评论

随便说点啥?

发布需求需要登录账号,您是否登录您的帐号

热门推荐

热门众测

热门话题